奔驰彩票注册邀请码

  • 今天是:

记 “全国政法英模 ” “ 甘肃省优秀共产党员 ” 张树俭

    2016年09月08日09:38   来源:白银日报   浏览:
【字体: 打印本页

  时间定格在了2015年5月16日。

  这一天,一个51岁的生命,在连续工作了37个小时后,戛然而止。

  消息迅速蔓延,人们陷入极度悲痛,白银监狱狱政管理科原副科长(主任科员)张树俭同志在值班期间因脑干出血,经白银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因公牺牲,年仅51岁。

  他走了,带着对慈祥的母亲、善良的妻子、年幼的女儿无限的眷恋走了,带着对未尽的监狱事业的遗憾和大家的扼腕叹息走了。

  正如中共白银市委书记张智全在慰问张树俭家人时所说,张树俭不仅是白银监狱的骄傲,更是白银市的骄傲。

  连日来,在省委政法委主导下,张树俭生前先进事迹宣讲团一行奔赴陇原大地激情演讲,传递正能量。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1978年12月,55岁的父亲病逝时树俭还不满14岁,他总是把家里方方面面的事情做得妥妥当当,为母亲分担家务。”张树俭的二姐张树娟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这样讲述少年树俭,“父亲一辈子老实本分,乐于帮人解困。树俭有父亲的秉性,面软心善,爱做实事。上学时弟兄四人中就他学得最好,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是班里的优秀生。”

  张树娟说到家父去世,弟弟树俭知理懂事时,再次抽泣着说:“那年月家里生活困难,细粮稀缺,粗粮定量,有时还不够吃。妈妈偏爱弟弟,总是偷着给他白面馍馍吃。可树俭又会背着妈妈,分给弟弟甚至哥哥和我们当姐姐的……现在这些事都让人揪心地疼啊!”

  甘肃省监狱局财务处的张玉英女士,从小学至高中与张树俭一直是同班同学,两家又都是从玉门饮马农场同时搬迁到平凉,同住一个家属院,同一天上的红旗小学,同时升级到平凉四中,又同榜考取全省劳改系统公安干部……张玉英回忆道:“因为懂事,张树俭是当年家属院里大人们公认的好娃娃。上学后一直是个好学生,长大后仍然是个本分、老实、忠厚得一点不会耍奸的好人,直到牺牲在工作岗位上。”

  “现实生活中有不少人,小时老实忠厚,长大后就变得奸猾了,张树俭没有。有所变化的是更能吃苦,敢于担当的胆识与做事能力。”这就是张玉英对她的已故老同学张树俭最本质的认定。

  至此,我们不难明白:英雄张树俭早年是个在城市里长大的苦孩子,少年时代就培养了爱学习、勤劳动、懂担当的好习惯和乐于助人的美德。这美德,使他吃苦耐劳、埋头实干一生;恪尽职守、无私奉献一生,也让他所在的单位受益无穷。

  干公事遇到“好搭档”

  他的直接领导——白银监狱狱政管理科科长王军民眼角含着泪说,1991年我就和张树俭在靖远寺儿坪劳改农场单位机关一起工作,2004年起又在狱政管理科搭档工作。实话说,干公事能遇上那么好的搭档在一起共事,真是我的好福气。几十年来,张树俭平均每天的学习工作时间都在10小时以上,在白银监狱狱政管理科工作的24年里,周六周日从没休息过,平时没有星期日和过节的概念,科里部下为他做过统计,他每年的工作时间都在357天以上。2005年,由于工作过度劳累,饮食不规律,体检中发现他已患上了糖尿病和高血压,之后,他的办公桌上,常有两样显眼的东西,一是各种材料、各种法律书籍,二是治疗糖尿病和高血压用药。多年来,不断加重的病情一直折磨着他,有时见他向别人要糖吃,以度过低血糖的暂时痛苦,有时能听见他的低低呻吟,但手头的工作从没停下过,反而加班加点地干,他很少在晚上12点前睡觉,总是在早上6点半前起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默默奉献的“老黄牛”

  1996年1月和英雄张树俭一起被提拔为副科级干部,现任白银监狱学会秘书长李文权,带着伤感的情绪说道:“白银监狱每年办理减刑假释案件2000余件,暂予监外执行20多人次,释放罪犯近2000人,总计40000多人次的案件,需要经过28000多道程序,每道程序都有张书俭的付出,且多年都未出错,为白银监狱的执法尊严做出了巨大贡献。”

  生命的最后五年里,张树俭共复核释放证明书7888份,发现、协调法院纠正刑事判决书与执行通知书刑期不相符件或刑期计算错误65起,切实保障了罪犯的合法权益,维护了法律的权威。

  白银市人民检察院监所处的同志们多次肯定张树俭的工作质量,赞词是:“白银监狱刑罚执行工作少了谁都行,但是少了张树俭,很多工作就不会这样得心应手。”

  秉公执法的“明白人”

  执法系统内的人都晓得,罪犯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工作,是监狱刑法执行的核心,也是一项处于风口浪尖的敏感工作,没有过硬的素质本领和拒绝诱惑的素质能力,不可能做好这项工作,弄不好一夜之间也会变成被管制对象。几十年来,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四面八方,张树俭不是没有碰到各种各样的诱惑,而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但他始终抱定秉公执法,正义战胜一切的信念,一身正气,两袖清风,32年的职业生涯里,从未出现一次违规,做到了常在河边走,就是未湿鞋。

  淡泊名利的“真心汉”

  在多家媒体对张树俭妻子薛秋梅的采访中,薛秋梅深情回忆说,好几年了,只要不外出,下班后丈夫树俭总是最后一个拖着疲乏的身子、抬不高的脚步走在回家路上的人。几乎每次她做好了饭,就去阳台上眼巴巴等他回来。有时看见他弯着腰、曲着腿、提着那个蓝色的帆布包、困乏走路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疼,就不由自主地跑下楼去接他。有时候他一进门就坐在沙发上,要足足休息半小时才能缓过劲来。

  难得的一次按时回到家里,他除了看新闻就是写材料读法律法规书本,司法部、最高院、最高检新颁布的有关法规条律,相关报纸的刊登的文章、单行本等,妻子薛秋梅说:“你回到家里来还写材料,上班都在干啥?”

  “上班处理的事儿太多,总是静不下心写。你这里刚准备要写或刚有了思路,那边不是电话响了就是来人有事要去应对解答,没办法形成思路,静不下心来写啊……”张树俭耐心地解释。

  “那你经常在家里写,谁能知道呢?连个加班费都没有。”

  听着妻子这样说,张树俭就来气了:“你怎么这么俗气,干工作要别人知道干什么?要加班费干什么?我晚上在家里写材料是能够静下心来,好形成思路,能出效果快点写出来,把手头的这档子事做好完成。”

  久而久之,妻儿都习惯了他的忙碌,整个家庭的作息时间自觉地围着他转,为了他能更好地工作。家这个平静的港湾,成为张树俭一次又一次起航的温情码头。

  刑罚执行的“活字典”

  在白银司法界、全省监狱系统,人们的认知记忆里,张树俭是几十年来大家很可靠、很适用、很方便的刑罚执行的“活字典”,随时随地都可查阅、都可对应靠实那些拿捏不准的问题。

  1983年开年,张树俭参加“省公安厅北湾政法干校”培训学习,通过半年的培训,圆满完成了学习任务,被分配到原甘肃省寺儿坪农场,开始了他的农场监狱干警生涯。

  为适应农场工作,成为上级要求的:“懂经营管理、懂监狱管教法律、懂农业科技生产”的“三懂”干部,他从参加中央农业广播学校乡镇企业管理职工班取得中专文凭,到自考取得司法部警官学院大专、中央党校法学本科,中间还经历了十余次的脱产学习班,所学过的课程包容了现行所有的法律法规内容。

  在张树俭曾经的卧室床头柜上,32开塑料皮笔记共有12本。内容有和罪犯的谈话记录,有出外参加会议的记载,但大多是法律法规学习摘录。有一本上面抄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2003年8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公布,自2004年7月1日执行施行”字样,还特别注明:“其中内容共8章83条”。这难道不是对”活字典”编修来历的另一种注解吗?

  无私奉献的“实干家”

  张树俭同志从警32年,始终把“淡泊名利,无私奉献,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作为人生箴言。和他一起工作或共事过的同志有的已经到了领导岗位,有的已享受副处级待遇,可他在主任科员副科长岗位一干就是19年,从未给组织提过任何要求,并多次将荣誉让给青年民警。张树俭负责的罪犯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和释放等工作,是既繁杂又敏感的工作,面对同学、朋友多次对个别罪犯的说情和罪犯家属的送礼,他都是婉言谢绝。他80多岁的母亲在平凉生活,由于平时工作忙,他只能利用每年春节或国庆放假不值班的几天回去陪陪母亲。2011年春节,张树俭完成值班任务后正月初二回到平凉老家陪母亲过年,可在正月初三,一名罪犯突发心脏病死亡,监狱便打电话叫他回来处理善后工作。怀揣着对老母亲的愧疚立即赶回了监狱,及时妥善处理了罪犯死亡事件。他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兰州打工,他经常去兰州出差,都没有顾得上去女儿单位看看孩子的工作、食宿情况。在张树俭的心中,工作的事最大,不论是三更半夜,还是刮风下雨,只要工作需要他,他总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就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同事劝他:“这次病好了,和领导谈谈,换个岗位把你的工作交给别人吧!”他说:“这项工作我干惯了,我喜欢这项工作。”这是他留给同事们的最后一句话。

  恪尽职守的“好干部”

  2010年9月的一天,天下着蒙蒙细雨。对于张树俭一家三口来说,是个大喜日子。当天,女儿张芸高兴异常,傍着妈妈挽着爸爸要去兰州报名上大学了。邻居和监狱的干警们很为他们一家子人高兴。

  可是,在下午上班时,大家在狱政科的楼道里依然碰上了张树俭老科长。开始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也还高兴地说:“女儿的名这么早就报上了,看来今天挺顺利的嘛?”

  结果是,他把娘俩送到学校就赶回来了,理由是下午有罪犯减刑裁定要下发。当时还对其他同事说:“你们监区11个,你明天早上有没有时间,帮我再仔细核对一遍减刑后罪犯的余刑。”

  这次没有人回答他的问话,一个同事反问他:“你到底领女儿报到了没有?”

  “中午来的时候还没有,人好多,她们在学校排队,我单位上一大堆活,心里着急,就让她妈妈陪着娃娃报名。为这事儿娘儿俩跟我还闹情绪了。下午我打电话想问一下报名的情况,薛秋梅还在赌气,也没接电话……”张树俭有些为难地说。

  感天动地的“离别电话”

  张树俭就是这样永远把工作和单位利益放在家庭和亲情之上。

  在白银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脑系科,CT室的第一时间检查结果显示:张树俭病情严重,已是脑干出血。这时的张树俭大脑尚意识清楚,他没有把电话打给远在兰州打工的唯一女儿,也未给妻子交待些什么,而是径直把电话打给了他在白银监狱狱政管理科王军民科长的手机上,报告他自己因病已住进了医院,一时半会出不来,得安排顶替的值班人员,别影响科室正常工作。

  就在张树俭说完这番牵心记挂工作的话语后,看着眼前哭泣流泪的妻子,才说了句:“你别哭了,我还要去好好上班呢”,便永远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再也没能说出一言半句,便慢慢地闭上了他那双眼睛。

版权所有:奔驰彩票注册邀请码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497号

备案号:黔ICP备15013236号